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家惟紫壶无长物,炉煮香茗娱高人!

 
 
 

日志

 
 
关于我

朱鸿钧,字‘虹儒“、号“陶玄子”,一九四八年五月生,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于宜兴紫砂工艺厂909工作室设计创作。 紫砂艺术是集造型、书画、金石、篆刻、雕塑为一体,有着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艺术。其所制作品承古铸今,博采众长,法古思变,创新能典,坚持以“心匠自得为高”的创 作原则,并崇尚“字随壶传、壶随字贵”的 高品味要求,充分张扬个人文学修养,本人极 具品牌特色的作法,是善于在茗壶底部镌刻 西藏佛教梵文“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 唵嘛呢叭弥吽“六字真言”。凡购藏作者紫砂壶作品者,同时赠书法一幅!

网易考拉推荐

康熙、雍正、乾隆所喜欢的紫砂壶风格对比  

2018-01-27 20:3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熙、雍正、乾隆所喜欢的紫砂壶风格对比

珐琅,源于西欧的金属绘饰艺术;紫砂,古老中国的饮茶上等佳器。当珐琅遇上紫砂,注定会碰撞出一段浪漫而辉煌的传奇。

清代康熙帝年间,中西方贸易禁止被解除后,欧洲的画珐琅器传入中国,并以贡品、礼品等形式进了大清宫廷。这些舶来的画珐琅工艺品,引起了清代皇帝及王公大臣的关注。画珐琅最初是以金属为胎,后被逐渐移植到瓷胎上成为一种釉上彩绘,在皇室的授意下,又被移加紫砂壶制作中成为一种特殊的工艺。

清康熙年间造办处根据皇帝的喜好在定制的紫砂素胎上画珐琅彩,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批带有康熙御制款的紫砂胎珐琅彩茶具,北京故宫博物院则仅存一件乙酉年干支款的康熙紫砂胎珐琅彩残壶。

康熙以后,将珐琅融入了紫砂制壶工艺,大大增强了紫砂壶的艺术性,令其拥有了和瓷器一样色彩魅力,色泽单一的紫砂壶从此也能开出美艳的花朵。在闲情品茗的同时,亦能欣赏到壶的精美雅致。珐琅紫砂壶不是单纯地停留在仿古上,更多的体现出一种创新精神,具有技艺价值和收藏价值。又因其烧制的成功概率微乎其微,精美的成品极为罕见,在紫砂壶收藏界一直是非常抢手的藏品。

宜兴窑邵邦佑制款珐琅彩花卉壶(残)





清康熙 ·画珐琅五彩四季花卉方壶




宜兴胎画珐琅花卉壶


清 康熙 宜兴胎画珐琅万寿长春海棠式壶


清 康熙 宜兴胎画珐琅提梁壶



宜兴胎画珐琅三季三果花茶碗三季花果纹茶碗



清康熙宜兴胎画珐琅四季花卉盖碗



雍正喜欢的紫砂壶:不入妍媚,文雅脱俗

清代康雍乾时期,国力昌盛,宜兴紫砂的发展更是进入一个空前的繁荣时期。其中帝王的偏好,对于宜兴紫砂发展起到了尤为突出的影响。清三代时期,宜兴紫砂进贡内廷,备受帝王和宫廷人员的青睐,一时间成为风靡宫廷的艺术品。不仅如此,宜兴紫砂器独特的造型艺术,也在影响着帝王的审美情趣。于是乎,许多紫砂器物的造型甚至成了官窑瓷器的祖本。雍正帝就曾命令景德镇御窑瓷器仿照宜兴器形烧制瓷器。据《雍正十一年各作成做活计清文档》记载:“正月二十一日,司库长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奉旨,着照宜兴钵样式另寻宜兴钵一件,交与烧造瓷器处仿样,将钧窑、官窑、祭青、祭红钵各烧造些送来,其钧窑的要紧。钦此”。

雍正对紫砂的理解应该说是十分超前的,重视的是紫砂泥料的材质美,而不是追求过分的装饰美。所以雍正朝的紫砂壶作品多数不入妍媚,紫砂的泥色之美得以完美地展现,表现出难得的文雅脱俗的风格。


五彩堆泥绘礼佛壶

该壶色泽清丽,呈淡黄色,温润秀丽,包浆莹润,胎质尤为细腻。壶身造型挺括,溜肩挺腹,圈把直流,端庄秀丽。壶身通体堆绘五彩图案,笔法清丽,虽为方寸之间,然近景与远景搭配的相得益彰,凸显成竹之势。而在画面内容表现上,却颇有深意。壶身正面绘一山中小亭,小亭旁一株玉兰和一株红枫相映而生,两树之间绘一着青衣长褂,手摇折扇的文人形象。壶身反面所绘景致与正面一致。


壶流、壶把之上所绘图案亦是相同,在极为细小的面上通转绘一小亭,亭畔一株翠竹摇曳生风,而红衣僧侣则在竹下打坐。

壶盖之上的画面与前面两幅有所类似,却又有明显的差别,更像是两者的融合之作。画面中,红衣僧侣移步至壶身那株的玉兰和小亭中,神态自若。此作画中人物,笔者根据清朝帝王与章嘉活佛之间的亲密关系来猜测,那位轻摇折扇的文人很有可能是雍正的化身,而红衣僧侣便是章嘉活佛。从这件《五彩堆泥绘礼佛壶》可以看出,雍正帝对于藏传佛教已经进入一个完全痴迷的境界,对于章佳活佛更是尊敬万分。


这件宫廷御制的《五彩堆泥绘礼佛壶》带有浓浓的雍正朝的艺术风格,道出了鲜为人知的清宫生活与历史花絮,其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的同时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史学研究价值,弥足珍贵。此作品更是目前唯一仅见的雍正年间的有关藏传佛教的五彩堆泥绘紫砂壶,在国内外的诸多博物馆中,唯独香港茶具博物馆珍藏的一件此类作品,可惜流已缺失。


宜兴窑柿蒂纹扁圆壶


阔口,圆肩,扁腹,短直流,粗环柄。盖面突起浮雕柿蒂纹。浅赭色调砂泥,布满白砂点。砂泥颗粒较粗,但粗而不涩。浮雕柿蒂纹为典型的晚明风格,明墓出土的紫砂壶和宜兴窑址出土的残器中多有柿蒂纹装饰的壶流或壶盖。此壶浮雕柿蒂纹周边翻卷,有一定的厚度,使光洁素雅的壶体增添了圆雕的神韵。


宜兴窑紫砂圆壶


敞口,直颈,鼓腹,下部略收,圈足,盖微鼓,圆珠钮。口、足,盖弦线线条流畅,壶嘴弯曲有致。砂质坚实,深紫色砂泥中掺杂细密黄砂点,看似很粗,抚之极细。此壶形制古朴,代表了雍正宫廷紫砂文雅脱俗的制壶风格。


宜兴窑端把壶


圆形,短颈,圈足。口、流.柄高度一致。紫色砂泥,细腻光润。雍正时期宜兴窑向宫廷进贡的紫砂壶多是以造型、泥色取胜的素壶,光素古朴中更能显出砂壶肌理的自然美。


宜兴窑紫砂扁圆壶



宜兴窑紫砂描金堆绘携琴访友图大笔筒

笔筒圆形,口底相若,宽圈足。口沿髹黑漆描金缠枝莲边饰一周,器底髹黑漆。附描金漆座,云头形三足。黄砂泥。通体描金堆绘携琴访友图:在烟波浩淼、奇山秀树的环境中,一高士执杖行于蜿蜒的小径,书童抱琴紧随其后。路的尽头是白墙所围的二层屋舍,摆放方桌的二楼轩敞明亮,置身其中,远山近水、白帆点点、摆渡船夫、风吹芦苇尽收眼底。一幅中国传统的山水画完美地复制于笔筒上。


宜兴窑紫砂描金堆绘打枣图大笔筒


笔筒圆形,口底相若,宽圈足。黄色砂泥。口沿髹黑漆描金彩回纹边饰,底髹黑漆。附描金红漆座,云头形三足。外壁描金堆绘打枣图。枝叶繁茂的枣树枝干粗壮,硕果累累,枣子已经鲜红熟透。一持长竿的老翁正哄着小孙孙打枣玩耍。老翁着深色衣衫,与小童的粉衫对比鲜明。小童的表情顽皮可爱,老翁深受感染。远景为坡地、树木,使画面具有辽阔感。

紫砂胎上的髹漆描金装饰在清雍正时期做得最好。此笔筒的口沿使用黑漆描金修饰,底部用黑漆包罩,正如吴梅鼎的《阳羡茗壶赋》所称赞:“或青坚在骨,涂髹汁兮生光。”


宜兴窑紫砂花卉竹石纹茶叶罐



罐呈四方形,方肩,方足,子母双套盖。罐身四面开光内以泥浆堆绘竹石、兰草、梅花、菊花纹。砂泥呈浅赭色,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灰鼠皮”色,素雅纯净。

雍正皇帝特别欣赏紫砂泥色的天然之美。这时期首创了本色泥浆堆绘技法,绘画用的泥浆必须研磨得与墨汁一样细润,浓稠度要恰到好处,这是一种技艺性极高的装饰手法,也是雍正朝宫廷紫砂装饰的一大特色。


宜兴窑紫砂莲心铭花鸟六方茶叶罐


罐呈六方形,平肩,平底,子母双套盖。盖面刻楷书“莲心”二字。罐腹六面分别以泥浆堆绘山石花鸟图。砂泥呈紫红色,肌理细润,纹饰精妙。

雍正时期内廷特向宜兴定制带有不同的茶叶名称的小容量紫砂茶叶罐,供皇帝品茶使用。莲心茶为江南名茶之一。


宜兴窑紫砂泥绘芦雁纹茶叶罐



宜兴窑紫砂金漆云蝠砚



宜兴窑紫砂桃式砚滴



砚滴为连枝带叶桃实式,以黄白砂泥为胎。顶端进水孔有粉红色小桃花覆盖,茎端为出水孔。口与盖作卡口,将盖稍做旋转便会牢牢卡住,即使晃动和倒悬也不致脱落。砚滴表面于黄白之上点染褐红色斑点,周围浸染一片浅粉色,好似熟透了的鲜桃。

清雍正时期的御用文玩中不少是宜兴制作的紫砂器,如此精美的紫砂砚滴却并不多见。

乾隆喜欢的紫砂器:装饰手法最丰富多彩

清高宗乾隆皇帝的嗜茶及对茶相关物事的投入,于中国茶史上,几乎无人能出其右。这从其在位时所建的茶舍就可见一斑,乾隆在位时,在香山、圆明园、热河避暑山庄等地所建的茶舍有十五处之多。还有不少乾隆皇帝装扮成前朝文人雅士品茶的御画,带你玩转紫砂。而乾隆时期紫砂器最大的特色便是或刻或泥绘或镶金,几乎都有弘历大诗人的御诗。

在所有的宫廷紫砂器中,乾隆紫砂器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它们不仅形式多样,装饰手法也丰富多彩。

不管是黑底描金、珐琅釉彩还是亮红大漆、泥绘山水,每件作品都是取材考究、精工细作。紫砂表面多以御题诗作和乾隆喜欢的江南园林作装饰,诗句内容也多为他对茶的有感而发。由“内廷造办处”出样,然后去往宜兴定制,烧好素胎再送入宫中,进行二次加工,光素或印花的则直接在宜兴烧好。


“笨岩”款本色堆泥绘如意海棠壶


此作本色堆泥绘如意海棠壶,有着典型的清乾隆宫廷风格,无论从艺术体现,还是从装饰手法,都与乾隆御制诗文壶有着相同的艺术气息。此壶器形文雅别致,呈海棠形制,饱满挺阔。大小相间的瓣状造型,有着极强的层次感和韵律感。

壶之两面分别堆绘诗文景物,极具立体感。壶身一面堆绘篆书诗文“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系唐代诗人王维的《鹿柴》,气格高古。


另一面则堆绘清雅屋舍,摇曳芭蕉,遒劲老松,疏朗有致,与王维诗文搭配的天衣无缝,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呈现出一派清新淡雅的田园气息。全作诗文、泥绘、器形三者一味相承,搭配的相得益彰,颇有醉情于田园之间的野趣。壶底钤“笨岩”二字阳文印款。笨岩擅长泥绘,制壶多进贡宫廷,有的带有御制诗文,在诗文前面冠“御制”两字,而此壶主题王维诗意,故无此字样。

盖钮作老树枝干,并于盖面点缀枝叶,意趣横生。口盖字母线上,以一圈回文为饰,彰显宫廷贵气;而圈把弯流上又以如意为饰,呈现出中国传统吉祥如意的文化意趣。


清乾隆紫砂荷莲寿字壶




壶圆腹,耳形柄,短直流,浅圈足。通体凸雕装饰,盖钮为宝珠形,盖面中心饰瓜瓣,周边一圈梅花,肩部有一周如意云头纹,腹中部环绕细竹纹,将纹饰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有20个篆书“寿”字,其字体各异,下半部凸雕池塘荷莲纹。足内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

此壶是特为乾隆皇帝庆寿而向宜兴定制的紫砂茗壶,吉祥喜庆的纹饰设计不落俗套,娴熟精练的浅浮雕技法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顺畅,造型大气端庄,款识的书写更具有官窑瓷器的特点。


清 乾隆 紫砂刻绘描金御题诗烹茶图壶



壶身呈圆筒形状,口出唇边,短颈,长弓形柄,曲流,圈足。圆盖鼓起,有莲苞形钮。通体在黄粉色的砂泥上施朱红色陶衣,从其班驳的磨损处可见点点粉色胎泥。壶腹一面刻描金乾隆帝御题《雨中烹茶泛卧游书室有作》七言诗:“溪烟山雨相空濛,生衣独做杨柳风。竹炉茗椀泛清濑,米家书画将无同。松风泻处生鱼眼,中泠三峡何须辨。清香仙露沁诗脾,座间不觉芳隄转。” 句末钤篆书款“乾”圆形印、篆书款“隆”方形印。另一面堆绘庭院烹茶图。


宜兴窑紫砂泥绘人物纹诗句茶壶


壶口微撇,粗颈,硕腹,阔平底,弯流,螭龙形长柄,圆盖,圆钮。腹部两面长方形委角开光内一面堆绘乾隆帝御题诗《惠山听松庵用竹炉煎茶因和明人题者韵即书王绂画卷中》节选,原诗云:“才酌中泠第一泉,惠山聊复事烹煎。品题顿置休惭昔,歌泳羶芗亦赖前。开士幽居如虎跑,舍人文笔拟龙眠。装池更喜商邱荤,法宝僧庵慎弆全。”此诗为乾隆十六年(1751年)所作(参见《清高宗御制诗文集》),壶上只节选了诗的前半部。另一面堆绘烹茶图。此壶造型独特,制作精工,为乾隆时期宫廷壶的一种壶式。


宜兴窑紫砂绿地描金瓜棱壶(一对)






瓜棱形,曲柄,短弯流,瓜形盖,宝珠钮。紫砂内胎,盖及腹部绘绿地描金粉彩莲花蝙蝠杂宝纹,通体以金彩为主,其间点缀红、黄,蓝等色,富丽堂皇。一件绿地略泛灰蓝,流部纹饰略有不同。圈足内紫砂地金彩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印章款。

乾隆时期宫中使用的宜兴茶具都是成套或成对地烧制,这对瓜棱壶是先在宜兴烧内胎,然后进呈宫廷由造办处进行再加工:上漆、描金.彩画、书款。款识的书写格式与御用官窑瓷器相同。宜兴窑作为江苏地方窑曾一度在清前期的康、雍、乾三朝受到皇室的重视,享有御用官窑的同等待遇,这是清代其他地方窑所不能相比的。


宜兴窑紫砂黑漆描金菊花壶


扁圆腹,短弯流,环形柄,圈足。盖拱起,上饰宝珠钮。紫砂内胎,外罩黑髹漆,上绘金彩菊花纹,纹饰微凸。富有立体感。底有金彩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印章款。此壶制作精湛,装饰华丽,展示了皇室用器精美绝伦的特点。


紫砂描金山水方壶



壶方口,三弯流,蝉肩方体,下承四方折角包边足。紫色砂泥,通体金彩篆书装饰,腹一面绘金彩山水人物纹,另三面有金彩乾隆御题五言诗《雨中留余山居即景杂咏》节选:“御制雨中留余山居即景径 穿玲珑石,簷挂峥嵘泉。小许亦自佳,昨来龙井边。”足内凸印“乾隆年制”四字篆书款。此壶的金彩御题诗文笔势古峭,布局适宜,古雅中见富丽,是御用紫砂茗壶的优秀代表作品。


宜兴窑御题诗松树山石图壶



扁圆形,小弯流,曲柄,圆盖微鼓有钮。紫红色砂泥,砂质细腻,色调纯正。腹一面长方形开光内刻乾隆御题《雨中烹茶泛卧游书室有作》七言诗:“溪烟山雨相空蒙,生衣独坐杨柳风,竹炉茗碗泛清濑,米家书画将无同。松风泻处生鱼眼,中泠三峡何需辨。清香仙露沁诗脾,座间不觉芳堤转。”句末钤圆形篆文“乾”字、方形篆文“隆”字印章款;另一面刻松树山石图。此诗作于乾隆七年(1742年)皇帝乘船游览江南的途中,“卧游书室”是乾隆皇帝游览江南之时所乘游船之名。(文转载自“紫砂百科”)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