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家惟紫壶无长物,炉煮香茗娱高人!

 
 
 

日志

 
 
关于我

朱鸿钧,字‘虹儒“、号“陶玄子”,一九四八年五月生,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于宜兴紫砂工艺厂909工作室设计创作。 紫砂艺术是集造型、书画、金石、篆刻、雕塑为一体,有着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艺术。其所制作品承古铸今,博采众长,法古思变,创新能典,坚持以“心匠自得为高”的创 作原则,并崇尚“字随壶传、壶随字贵”的 高品味要求,充分张扬个人文学修养,本人极 具品牌特色的作法,是善于在茗壶底部镌刻 西藏佛教梵文“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 唵嘛呢叭弥吽“六字真言”。凡购藏作者紫砂壶作品者,同时赠书法一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2017-07-21 23:4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文 | 刘创新
摘自《文荟菁英》足吾所好玩而老焉

        我玩壶的资历不深,虽然与壶结缘可追溯到中学时代,那时马来西亚茶艺界受台湾茶道风气的影响,茶馆盛行,曾经有段时日我几乎天天消磨在这种闲雅的空间里,品茗读书,享受独酌独饮之乐,可当时只是为了喝茶,对于砂壶的钟爱还是后来的事。

        2001年旅居上海时,身处于紫砂的历史重镇,又因结识了古壶界老行家崔焕良先生,在他的引领下,方才有了一窥堂奥的机会。诚如多数玩藏的爱好者一样,玩壶的过程真是险象环生,机关重重。由于老壶鉴别上的深奥难懂,好几回深陷谜团,心生怯意,差点儿就拾壶而去。所幸在收藏的过程中,我的运气还真不错,那时恰逢紫砂行情的低迷,从台湾回流大陆的老壶,有些好东西得以纳入囊中,邵大亨制大德钟壶便是这一时期收进的重器,这对于起步阶段的我,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陈鸣远  和正瓜壶  图片源自中国嘉德拍卖

 

        收藏的初期,我买进的大多是民国壶,也许是自己学习书画篆刻出身的,当时对于这类表现书画刻饰的茗壶甚是喜欢,觉得颇有文人意趣。当然,更主要的是,在鉴赏上,对于这类茶壶的真伪优劣,自己比较能够准确把握。之后的几年,随着我慢慢的对于紫砂历史有所了解,不断地往上追索,渐渐认识到老壶的精神内涵及历史成就,于是开始对嘉道文人壶及三代名家作品向往起来了。

        玩老壶并不是自己想提升就能提升的,而历史名品也不是唾手可得,虽然自己意识到曼生壶、清三代的老泥壶是好东西,但在眼力不足之下,心急的结果只是让自己买进了一些赝品。虽说这种经验让人泄气,但是,也因为有过切身之痛,促使自己对紫砂真伪的鉴定,更加地认真钻研。这个时期跟随崔老师多次到丁山去了解作伪的实况,后来也去过福建漳浦考察,见识了行里传说中的“福建高仿”。亲眼见到了高仿老壶的“高度”,面对这些伪作,真是吓出一身冷汗,所幸自己也能琢磨出其中的破绽与差距,心中的困惑也渐渐清晰了。

        2004年的6月,那时我还没有真正系统性地收藏老紫砂器,一次在伦敦参加“亚洲艺术周”的古玩展销会,我和太太在展场里物色合意的古玩杂件,说也奇妙,一件外销的朱泥大瓶出现在展示柜里,可是当我走近一看,原来竟是倒影,真正的朱泥大瓶却是摆放在对面的柜子顶端,可见此物并不受货主的重视。自然,我最终以非常低廉的价位,买下了此件极为珍罕的外销大器。这类玩藏过程的偶遇奇缘,让我在紫砂这项品类中,不断地保有一定的热度。

        除了紫砂收藏,我的兴趣十分广泛。我喜欢的项目还有古玉、砚台、印石等,与此同时,我还经营着近现代名家书画卖卖,这是耗费资金的生意,加上我的种种嗜好,我经常感到入不敷出。我一向主张以藏养藏,于是希望自己可以脱手早年收进的民国壶,以换取更多的资金,收藏自己的新目标。为了这个决定,当时内心是几经挣扎的。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陈鸣远  和正瓜壶  源自书摘图《文荟菁英》

 

        机缘巧合,我得以通过拍卖去处理旧藏。在2009年春,我与中国嘉德合作了“紫泥菁英-紫砂古器遗珍”的专场拍卖。由于北京的拍卖公司并不了解紫砂这个门类的市场情况,因此,当时想要将紫砂作为专场形式来拍卖,并不容易实行。我自告奋勇从拍品的征集、图录的编写到拍卖的招商,全力以赴。全程的参与这场专拍后,我对艺术品市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此次拍卖中释出了一些心头爱,虽说是计划中事,但毕竟在手边玩了一段时日,不免也有几分不舍之情;个别钟爱之壶,更是“别时容易”,将来想要再找回来几乎是不可能了。所幸,本场拍卖中买进了一件“乾隆 杨季元制彩泥堆绘双耳方瓶”,这是自己也感到欣慰的。这件宫廷器藏品,如今就算一再的取出欣赏,心情依然激动不已。

        在拍卖征集过程中,我得以见到更多不同品类的老壶,开阔了视野并广交朋友,令我对玩藏的兴趣更加炽热,也更加的投入了。两三年下来,我的活动范围日益宽广了,并开始涉足欧洲的外销紫砂器,说起来也真是奇遇,我竟然在这短短的几年光景,就收集了三四十件清初外销壶,其中不乏精品,有从英国大古玩商Mr. Egbert Hall手中得来的“清初 雕云馆陈辰制六瓣葵形旋纹壶”,此壶的造型别出心裁,底款“雕云馆陈辰制”虽是正书字形,然笔意在篆分之间,颇有生涩古拙的意趣。由于自己对于书法篆刻的偏好,雕云馆此名亦颇得吾心,也蕴涵哲理,我的理解是:“云无相,何以雕也?”得以此壶后,我为此给自己取了“雕云馆陈辰”的网名,自己对此还是相当得意的。后来,我又结识了荷兰的古玩商Mr. Egbert Ott,在他的大力协助下,我收进了一批康熙外销壶,尤以“明末清初 荆溪郑宁侯制三足蟾大莲子壶”最为钟爱,此壶的印章款识精美,篆刻风格有早清气息,可视作郑氏真迹。清初史载的名家作品,是自己向往及追求的目标,拥有这些博物馆级的藏品,让我的幸福指数大大的提高了。

        玩壶以来,我得到了很多前辈和师友的指导,转益多师并积累了更多的经验。我隔三差五的就会到上海杨留海老师家去,经常是带着两三件新藏的砂壶上门求教,借助他丰富的古玩阅历及尖锐的鉴定眼光,我收积的何止是紫砂的鉴赏知识,还听到了很多有趣的掌故和轶闻,杨老师的幽默谈话,令每次的短暂聚会总是欢笑声不绝。这些玩藏所带来的乐趣,经常荣烧脑际,又岂是金钱所能衡量的呢?

        在一个偶然的机遇,我在网络上发现一个紫砂论坛。新手上路的我,将一些手边的藏品图片贴上这个“紫金城茶艺论坛”,没想到却引来了广泛的关注及评述。论坛里卧虎藏龙,一些高手单凭一两张图片,就可以论断紫砂的真伪及年代,这对我来说,是何等的神奇!于是,我被深深的吸引了,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晨起,便对着电脑评帖神侃,在帖上还经常可以见到一些罕见的古器,我为此而着迷。通过论坛,认识了许多宝岛的同好,让我的足迹遍行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嘉义、台东等,还结交了远至荷兰的壶友谈德龙先生。今年暑假,我与彭清福先生、黄健亮先生等人还携家眷,组团到荷兰与他聚会,探友访壶,论文论艺,同时参观了欧洲的公私收藏,这都是玩壶所带来的际遇,真是奇妙!


             有缘有份 心想事成


        2010年秋季,我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竞得了一件虚斋庞元济旧藏的“杨彭年制曼生扁石壶”。提货时,佳士得中国古代陶瓷及艺术品部副总裁曾志芬小姐告知,有一件紫砂重器——罗桂祥先生旧藏的陈鸣远朱泥南瓜壶也许会上拍,我好奇的追问是什么样的老壶,她说是一件陈鸣远的真迹。巧合的是,就在当天的前一个晚上,我正好在罗桂祥茶具文物馆边上的乐茶轩用餐,与叶荣枝先生谈到了罗桂祥先生旧藏的一件陈鸣远朱泥南瓜壶。面对曾小姐的提示,当时在我脑海里,直接就联想到了这件重器,我脱口而出:“是朱泥南瓜壶吗?”曾小姐点了点头,我接着又问:“是罗桂祥旧藏?”看着她讶异的眼光,我想她无论如何也猜不着我是如何得知的,而我对于此壶在市场的出现,早已期盼很久了。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知道了此壶即将释出拍卖,而且底价不低,我为此努力地筹借资金。2011年春,我将自己手中一件心爱的吴昌硕清供图横幅送拍,此外还包括一批品级不低的书画,虽亦不舍,但为了此壶而牺牲部分的爱藏,也无话可说了。另一方面,虽然知道此壶出自名门,流传有序,但是在此之前,自己并没有上手过陈鸣远的作品。要竞购如此高价位的紫砂器,那么,对于此壶的考验,我就不得不慎而又慎了。由于此壶曾在台湾紫砂学者黄健亮先生出版的专著中引述,我想到了向他求证,这也许是一个好主意,可是,过早地与他讨论,会不会因此走漏风声,而引起更多藏家的关注,这层顾虑在我内心挣扎了许久。

 

在权衡利弊之后,我还是决定向黄老师请教。出乎意料的,他听到此壶的出现,不但一口确认此壶的真实性,而且还强调此壶在陈鸣远茗壶中属于上佳作品,这令我想要购藏的心意更加地坚定了。我一方面请求他保守秘密,一方面盘算此壶的潜在竞争对手,那几个月里,这件事一直悬在我的心头,令我辗转反侧。


由于紫砂并不是一项主流的藏品项目,当时有条件又会对此壶感兴趣的买家,我最先想到的是古玩大行家翦淞阁主人黄玄龙先生。然而,这件事提与不提,实在不知应该如何启齿。就在5月中国嘉德紫砂专场拍卖会上,我遇见了玄龙兄,没想到关于此壶,还是他先开的口,他先问我知不知道香港佳士得这把南瓜壶,我说知道,他又问买不买,我坚决的说:“买!”,而且当时还说了一句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难为情的话:“因为知道黄兄您也想买,也许我该考虑把房子也卖了。”


与玄龙兄见面之后,我的心情非常失落,我心想这把壶应该是与我无缘了。


当然,除了黄玄龙先生,有能力竞逐此壶的买家还有六七人,他们的出价会是多少?真是不好估计,随着拍卖日子的临近,知道此壶上拍的人越来越多,我还能犹豫什么呢,只能自顾自的,想好自己的心理价位。为此,我还慎重的向内人讨论了出价的上限。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拍卖会的前一天,我出发香港。在预展现场,我眼中只有这把陈鸣远南瓜壶,多次地要求验看此拍品。将壶捧在手里,摸了许久,又盯着工作人员将此壶放回展柜,反反复复,我徘徊在展示柜的周边,久久不舍离去。

         拍卖的当天,我坐在拍卖场里,感觉时间过得缓慢,前面的拍品怎么拍得那么久?手机传来一些知情的朋友的鼓励及预祝短信,我的心情七上八下… …。陈鸣远南瓜壶拍卖开始了,我听着预先办好的电话委托,眼睛扫视着全场,拍卖师一口一口报价,场上没有回应,委托席上曾小姐问我要不要举牌?我看了看现场,看了看拍卖师,说:“要!”,就这样落槌了。我买到了!我笑着走出了拍卖厅。

         自从南瓜壶到手后,反复地把玩欣赏,一直沉溺在无上的愉悦感中。有一天,专程请制作拓本的师傅前来拓制铭文款识,拓工将南瓜的一侧的老包浆洗了,结果外观上成了“钟无艳”。此后赏玩时,总是觉得有点碍眼,于是干脆放胆,将陈鸣远这只“和正瓜”内内外外清洗得干干净净,还他本来面目,并想着将来再花些心思好好泡养。洗后的南瓜壶,砂胎更加清晰的呈现在眼前。经比较,确认了与康熙外销贴花朱泥材质上的相似相近,也庆幸此壶清洗后并未发现任何潜在的暗伤或冲线,消除了此前对于此壶完整度的顾虑。一件砂壶历数百年而完好无损,真是天佑神物,不能不说是分外的喜悦!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买到此壶后,方才听说玄龙兄知道了我预买此壶的坚决态度,不但大度地割舍,还为我劝退了一些有力的竞争对手。其实,如果不是他的承让,我又岂有能力与他竞争呢?其他没有出手的买家,说也巧合,竟然都有各种原因和理由,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物缘”吧!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今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会再次出现一件陈鸣远的石榴水盂,这是紫砂行情高涨,促成老收藏释出于市场。皇天不负有心人,此件与“和正瓜”同样来自1978年苏比富拍卖“谭敬旧藏”的名器,最终如愿被我拿下,这也是在反复把玩研究“和正瓜”之后,对陈鸣远真迹有了把握,才会有此胆魄出手。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清初 陈鸣远石榴四时果水盂
 
         随后,又收进一件令自己自豪的藏品,那就是“清初 陈圣思制松鼠葡萄杯”。圣思姓氏一直是谜题,由于此杯的收入而对于这个问题自然而然的关注起来,没想到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一件残壶底款清晰的印着“陈圣思制”,此壶从形制刻字的断代都与“圣思杯”相若,再参照故宫的藏器,得出了圣思姓“陈”的结论,这正是“玩物促学”的好处。
         有了上述的玩藏基础后,自己还想物色一件合意而又高古的“明代壶”,然而明代佳器早已如凤毛麟角,这个终极目标恐怕难以实现了。
         没料到好运接踵而来,经彭清福先生及聚宝斋纪子亮先生的引荐,得以一睹老藏家张晋华先生秘藏近二十年的菱花宝壶,这是令我惊叹的一件名品。此壶出自紫砂专书“宜陶之旅”的著录,犹记得当年开始玩壶时,对着书上图片早就倾心不已。得悉此壶当年以高于紫砂泰斗顾景舟作品数倍的价格得来,加上出于对藏家与藏品的尊重,初见此菱花壶虽爱不释手却不敢贸然徵求割爱。
         直至此书临近封关之际,心里对于菱花壶依然恋恋不忘,顶着秋后艺术品市场遭遇“寒流”的压力,而且在自己资金吃紧的情况下,还是咬着牙拜托彭清福、纪子亮二位先生促成此事。令自己感动而印象深刻的是,张晋华先生在交付菱花壶时说的一句话:“看得出你是爱壶之人,我考虑了很久,觉得此壶还是传承给你最为合适。”仿佛老父对于爱女交付终身所说的深情话语。
        增添了陈鸣远南瓜壶及石榴水盂、陈圣思松鼠葡萄杯、明末菱花壶等名品,令我的收藏更加的坚实了。玩赏着这些宝爱之物,回想着每一段由追逐到得手的过程,或欢乐,或辛劳,或纠结,更多的是欣慰。看着这批历经风雨波折的砂壶,竟能汇集到我手中,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其实,以我个人的微薄之力,搜集这些老壶,本来只是出于自怡自乐,不好意思也不敢妄想要结集示人。但是,随着这些年来的四处奔走,慢慢明白到,老壶经多年的流传,大多散落各地,并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聚集在一起,如果能将它们统合起来,不但有利于学术研究,也让将来的爱好者可以有更多的参照资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倘若此书带给大家美感之余,可以进一步促成紫砂收藏的学风,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在艺术品收藏进入“资本运营”的今天,许多人都把艺术品收藏当成投资理财的工具,本应是收藏家角色的富人们,似乎热衷于买进卖出的获利;而一些作为以“倒卖”艺术品为生的业者,反倒对手中的“货”出于钟爱而难以割舍,这是十分奇怪的现象。在游走于收藏与买卖之间,很多时候我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商贩还是藏家。记得水松石山房主人说过的:“艺术界之中,从前的艺术家、学者、艺术馆馆长、收藏家、艺术品交易商或代理似是各司其职,但现在已不可同日而语,各个角色之间的分野经已变得模糊,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转变。”现今看来,我的紫砂收藏颇具规模,但是我心里十分清楚:我并不具备作为收藏家的条件。要维护好一批系列而完整的收藏品,需要财力、眼力和魄力,而这又谈何容易!所以,我想在这个时候将这批藏品出版,也算是自己这个阶段的眼力检验和经验总结。再说,在目前的艺术品收藏热潮中,不断会有自己心仪的老壶出现,淘换的过程也许比固守的结果更加的有趣。也许将来我会因为放掉了某件藏品而惋惜,也许我又会因此拥有一些令自己兴奋得心跳失眠之物。无论如何,这些都将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永不磨灭。
         一路走来,玩壶的经历好比武侠小说中的世界,拜师学艺,闯荡江湖,几经曲折,最后就算修得正果,也终归要退隐山林的。在许多前辈及同好的帮助下,我才有机会获得这些宝贝。所以,我在这本藏品集中记上了藏品的传承,以示感恩之心。对于收藏而言,每个人都只能是暂得而已,就算是帝王将相,万里江山也会灰飞烟灭。终有一天,我的这些爱藏不知道又将流落何方?且凭此书,记录下我与他们有过的一段缘。
一段铭记终身的物缘。
~~~~~~~~~~~~~~~~~~~~~~~~~~~~~~~~~~~~

2800万 | 圆满落槌
陈鸣远力作〔南瓜壶〕
一代巨匠陈鸣远代表力作《南瓜壶》
以惊人的成交价28,000,000 元圆满落槌
嘉德2016春拍现场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玩壶经历堪传奇 | 五年增值2000万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南瓜壶
陈鸣远 · 清 康熙
高 980mm   宽 178 mm
 
 

 

“禅陶居紫砂艺术”微信二维码, 


请朋友扫一扫,有意购藏者请加我微信!心会龙变 造化在我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壶艺术


 2016年10月07日 - taoxuanzi -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
 

更多作品请点击以下黑体字浏览:


 

紫砂|宜兴紫砂|紫砂礼品|紫砂茶壶 - 禅陶居紫砂艺术空间

宜兴紫砂茶壶 禅陶居紫砂艺术空间 紫砂壶

或:http://www.chantaoju.com.cn/

及:http://www.chantaoju.cn/


 


紫砂壶 紫砂茶壶 紫砂艺术 紫砂礼品 宜兴紫砂 紫砂工艺 紫砂厂 方圆紫砂 紫砂文化 紫砂茶具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